标签:标签18

12省份最新薪酬指导线出炉!本年你涨薪酬了吗?_1

No Comments

中新经纬客户端10月12日电 (熊家丽)到现在,全国至少已有12个省份发布了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2019年已进入10月,你的薪酬涨了吗?

企业薪酬辅导线准则是政府对企业薪酬分配进行宏观调控的一种准则,是企业展开薪酬团体洽谈的根本依据。由基准线、上线(又称为预警线)和下线构成。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不完全统计,到10月11日,至少已有山西、北京、江西、上海、天津、陕西、内蒙古、山东、云南、新疆、辽宁、贵州等12个省份发布了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

10省份增加基准线站上7%

从各地区已发布的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状况来看,到现在,12个省份中,除了上海5%-6%、新疆5%,其他10省份的基准线都在7%以上。北京基准线以8%-8.5%居于首位,江西、山西和辽宁3省份基准线以8%并排第二。

中新经纬客户端整理12省份数据发现,山东省将不再发布企业员工钱银薪酬增加上线和下线。此外,除了贵州(2018年企业薪酬辅导线不清晰),本年多地企业薪酬辅导线的基准线、上线和下线有所变化。与2018年相比较,本年辽宁对基准线进行了上调,山西、北京、上海、天津、陕西、新疆等6省份对基准线进行了下调,其他省份则未做调整。

在上线方面,江西、上海在本年和上一年都不设上线,北京上一年的上线为13%,本年则未设上限。内蒙古和辽宁2省份对上线进行了上调,山西和新疆对上线进行了下调。在下线方面,内蒙古本年未设下线,云南将下线上调,北京、上海、陕西、新疆等4省份则对下线进行了下调。

有人忧虑,薪酬辅导线下降会使薪酬削减。对此,有地方人社部分相关负责人表明,企业薪酬辅导线略有下调,并非意味着薪酬进入负增加,仅仅薪酬涨幅较以往有所下降。只需三条辅导线——基准线、下线、上线都不是负数,就意味着政府辅导的员工薪酬增幅都是呈上涨趋势的。

薪酬材料图。中新经纬 熊家丽摄

广西有望跟进,已发布寻求定见稿

除了上述12省份,广西在本年9月也发布了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寻求定见稿,有望调整企业薪酬辅导线。

9月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布《关于寻求我区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修改定见的布告》。《布告》指出,广西人社厅拟定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发布2019年企业薪酬辅导线的告诉(寻求定见稿)》,向社会群众寻求定见。

依据《寻求定见稿》,2019年广西拟以钱银平均薪酬增加率6%作为企业薪酬增加的基准线;以钱银平均薪酬增加率11%作为企业薪酬增加的上线(预警线);以钱银平均薪酬增加率1%作为企业薪酬增加的下线。2018年,广西的基准线、上线和下线分别为7%、11%、2%。

《寻求定见稿》指出,企业薪酬辅导线原则上适用于广西境内各种经济类型的企业和依照企业方法进行运营性活动的各类组织、团体。企业应依据本身的状况,依据本薪酬辅导线进行薪酬团体洽谈,合理确认本企业的员工薪酬水平。在企业薪酬辅导线的区间内,对薪酬水平偏高、薪酬增加过快的国有企业,主张不超越基准线。

京、津、蒙发布部分职业薪酬辅导线

除发布企业薪酬辅导线外,北京、天津、内蒙古3省份还发布了部分职业薪酬辅导线。

北京发布了19个职业的薪酬辅导线,其间最低薪酬保障线25920元,较上一年的24480元,增加了1440元。

内蒙古发布了16个职业的钱银薪酬辅导线,其间基准线分别为:农林牧渔业6.5%,采矿业8.3%,制造业8%,电力、燃气及水的出产和供给6.5%,建筑业7%,批发和零售业6.0%,交通运输、仓储及邮政业6.5%,住宿和餐饮业4.0%,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能服务业9%,金融业5.0%,房地产业4.5%,租借和商务服务业5.0%,科学研究和技能服务业4.5%,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办理业5.5%,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3.0%,文明体育和娱乐业7.0%。

天津部分职业的企业钱银薪酬增加基准线分别为:建筑业6.6%,批发和零售业7.7%,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6.6%,住宿和餐饮业7.7%,租借和商务服务业8.6%,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办理业7.4%,居民服务、修补和其他服务业7.7%;上述职业的企业钱银薪酬增加上线、下线分别为12%和3%。

人民币材料图。中新经纬 熊家丽摄

并非一切员工都能涨薪酬

关于企业薪酬辅导线需求清晰的是,尽管辅导线已发布,但员工薪酬并不是“非涨不可”。据悉,企业薪酬辅导线是政府依据当年经济发展调控方针,向社会发布的年度薪酬增加水平的主张,并不具有强制约束力。因而,辅导线不能强制要求企业涨薪酬。

还需留意的是,即使企业给员工涨薪酬,不同企业所涨薪酬也并非相同多。中新经纬客户端发现,依据企业出产运营状况和薪酬付出才能的不同,各地对企业给出了不同的员工薪酬增加辅导定见。

如北京指出,出产运营正常、经济效益增加的企业,可结合本身实践参照基准线组织本企业的薪酬增加水平。效益状况与从前相等或略有下降的企业,可结合本身实践参照下线组织本企业的薪酬增加水平;运营亏本、员工薪酬发放呈现困难的企业,经与工会或员工代表洽谈,薪酬能够零增加,但付出给员工的薪酬不得低于本市最低薪酬标准。

山西则表明,经济效益增加较快、薪酬付出才能较强的企业可在基准线和上线区间内组织薪酬增加,其间薪酬付出才能较强的竞争性企业薪酬增加可高于经济效益的增加。企业确因出产运营困难、不能依照薪酬辅导线规模组织员工薪酬增加的,可低于薪酬辅导线下线(含零增加或负增加)确认薪酬水平,但要依法通过必要的民主程序洽谈确认,且企业付出给在法定作业时间内供给了正常劳作的员工的薪酬不得低于当地最低薪酬标准。(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一切,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法运用。

教育部:支撑高校展开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项目试点_1

No Comments

中新网10月12日电 据教育部网站音讯,近来,教育部发布《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育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定见》(以下简称《定见》),《定见》指出,支撑契合条件高校立异人才培养形式,展开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项目试点,为学生供给跨学科学习、多样化发展机会。

材料图:参与军训的大学重生。张浪 摄

《定见》称,试点须报省级学位委员会批阅通往后,经过高考接收学生。试点坚持高起点、高规范、高质量,所依托的学科专业应具有博士学位颁发权,且分属两个不同的学科类别。

此外,试点人才培养计划要进行充沛证明,充沛反映两个专业的课程要求、学分规范和学士学位颁发规范,不得变相降低要求。高校要推动试点项目与现有教育资源的同享,促进不同专业课程之间的有机交融,完成学科穿插基础上的差异化、特征化人才培养。

《定见》说到,本科毕业并到达学士学位要求的,可颁发双学士学位。双学士学位只发放一本学位证书,所授两个学位应在证书中予以注明。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不得展开颁发双学士学位作业。

经济日报:爱国精神托举复兴愿望

No Comments

重复观看隆重的国庆庆典,为澎湃的“我国力气”喝彩呼吁;到红色旅游景区旅游,接触那些回肠荡气的深重过往;“打卡”主旋律电影,让《我和我的祖国》《我国机长》《攀登者》联手造就最具“温度”国庆档……发生在国庆黄金周期间的这一幅幅画面,串联起来,便是一个生动的故事,贯穿故事一直的正是“流动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的爱国主义精神。

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耐久的情感。当五星红旗在国际赛场上冉冉升起,每个中华儿女都会意里激荡;当“我国制作”“我国制作”横空出世,每个我国人都会意生骄傲;当“我国理念”赢得国际认同,每个龙的传人都会倍感振作……“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切割”,正是靠着对国家的殷切归属感、对身为我国人的深入认同感,亿万公民凝集起同心逐梦的力气。

爱国,是一个人立德之源、建功之本。从林觉民“为天下人谋永福”的志趣,到鲁迅“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誓词,再到黄大年“祖国需求便是最高需求”的担任,一代代中华儿女以爱国主义精神为指引,在建立新我国、建造新我国、开展新我国的实践中,在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征途上,实在肩负起年代赋予的使命,白手起家、胼手胝足,击水中流、开拓进取,英勇斗争、砥砺前行,与共和国一同,走到了比前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决心和才能完成中华民族巨大复兴的今日。

今日,我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年代,这是我国开展新的前史方位。这个新年代,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在新的前史条件下持续攫取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巨大胜利的年代,是整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英勇完成中华民族巨大复兴我国梦的年代。在这样的新年代,面临杂乱严峻的国内外局势,面临艰巨深重的变革开展安稳使命,咱们仍然需求从爱国主义精神中罗致猛进的伟力,凝集斗争的一致,携手奔赴夸姣的未来。

在这样的新年代,国家的命运与党的命运、社会主义的命运密不可分,咱们只需坚持爱国与爱党、爱社会主义相统一,爱国主义才是鲜活的、实在的。前史和实际都已证明,我国共产党是爱国主义精神最坚决的宏扬者和实践者,我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通往国家富足、民族复兴、公民美好的必经之路;我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我国特色社会主义最实质的特征,是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承继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就要坚决不移听党话、跟党走,用习近平新年代我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武装头脑,培育爱国之情、砥砺强国之志,在风吹雨打中锻炼品质、在摸爬滚打中健旺筋骨,使爱国主义成为整体我国公民的坚决信念和自觉举动。

公民有崇奉,民族有期望,国家有力气。当一代又一代我国人心胸爱国主义精神,向着巨大复兴的愿望奔驰,中华民族必将在接续斗争中迎来圆梦的时间。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的豪放宣示:“只需高举爱国主义的巨大旗帜,我国公民和中华民族就能在改造我国、改造国际的斗争中迸发出翻天覆地的前史伟力!”(本文来历:经济日报 作者:本报评论员)